行业动态
公司动态
联系方式

赫尔柯矿业制冷技术(安徽)有限公司

Herco Mine Cooling Technology (Anhui) Co., Ltd.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855415200
电话:+86-0554-3319066
传真:+86-0554-3313602

邮箱:zxd@hercomct.com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啤酒厂路52号

低价徘徊或成“新常态”煤炭企业出路何在

 

我国煤炭行业已结束“黄金十年”,低价位徘徊或成“新常态”。作为基础能源,传统的煤炭利用方式不革命不行。但是“去煤化”不可取,煤炭要革命,但不是“革煤炭的命”。煤炭领域革命的核心在于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

 

未来20年仍是主体能源

 

    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是由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能源资源禀赋决定的。今后较长一段时期,我国煤炭消费量仍将大幅增加。《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提出到2020年,煤炭消费量约42亿吨,占一次能源消费量比例仍高达62%左右。

 

    从全球来看,煤炭在能源发展中也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第22届世界能源大会的官方报告指出,到2050年化石能源仍然是世界能源构成的基础,煤炭仍将长期发挥重要作用。BP(英国石油公司)发布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4》显示,过去10年煤炭作为发展最快的化石能源,消费比例从2004年的27.2%增长至2013年的30.1%。

 

    但煤炭长期大规模开发利用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一是煤炭资源开发条件变差。我国53%的煤炭资源埋深在1000米以下,褐煤和低变质程度烟煤占55%,优质煤炭资源逐年减少,开发重心逐步向西部转移;二是煤炭科学产能比重较低。满足安全、高效、绿色开采条件的科学产能仅占1/3,这也是煤矿事故频发的主要原因;三是煤炭输配不合理,煤炭调运形势紧张。四是煤炭利用效率低。发电及供热平均综合利用效率仅为40%左右,比发达国家低10个百分点。尤其突出的是,煤炭的大规模粗放落后使用带来了严重的污染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统计显示,在主要污染物排放中,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占90%,碳氧化物占75%,总悬浮颗粒物占60%,二氧化碳占75%。同时,每年还要排放数吨渣尘,重金属超过2万吨,对人体危害很大。

 

“科学产能”是方向

 

我国煤炭行业正逐步进入需求增速放缓、结构调整攻坚的发展时期,需要消化超前产能和库存,同时环境制约因素增强。这与一定时期以来我国煤炭开发方式粗放、煤炭产能调控政策不科学不无相关,也误导了煤炭市场各类主体的行为。对此,应强调将“科学产能”作为未来调控方向,即在一定时期内保证持续开发储量的前提下,用安全、高效、环境友好的方法最大限度地开采煤炭资源的生产能力。

 

研究显示,科学产能评价指标体系主要从生产安全度、生产绿色度、生产机械化程度三大方面进行分析,由12个一级评价指标和22个二级评价指标构成。以2010年全国煤矿的煤炭产量32.4亿吨为例,符合科学产能要求的煤炭产量仅为10.78亿吨。

 

我国煤炭资源保有量为19455.89亿吨,其中,已利用资源量为4040.37亿吨(约占20.8%)。煤炭资源的分布呈现“井”字型的分布格局,以“两纵”(大兴安岭—太行山—雪峰山线和贺兰山—龙门山线)和 “两横”(天山—阴山线和昆仑山—秦岭—大别山线)四条线为界,可划分为东北区、黄淮海区、东南区、蒙东区、晋陕蒙宁区、西南区、北疆区、南疆—甘青区、藏区九大区域。

 

按区域看,位于“井”字中心的晋陕蒙宁甘区科学产能增加潜力较大,应尽快制定区域性的煤炭资源开发与利用规划及科技研发规划;华东和东北区科学产能很难继续提高,应关停无法改造的非科学产能矿井;新青区尚未进行大规模开发,应严格开发准入和科学产能标准,避免增加非科学产能。基于煤炭资源和水资源条件以及资源开发所面临的多重约束和影响,新形势下我国煤炭资源开发的战略布局应该调整为“保护与减轻东部,稳定开发中部,加快开发西部”。

 

清洁高效利用是出路

 

    按现有技术条件和污染物排放强度,2030年我国煤炭消费量需控制在20亿吨以下。若考虑技术进步和强化管理带来的排放强度降低,按照全国污染物排放控制目标测算,允许的最大煤炭消费量约50亿吨。如果要突破未来燃煤二氧化碳的减排约束,只有依靠技术进步来实现。

 

    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既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走低碳发展道路的必然选择。我国不仅是最大的煤炭生产国,还是最大的煤炭消费国和进口国,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高出世界平均水平40个百分点,2013年煤炭进口3.3亿吨。近几年,全球气候谈判和围绕低碳技术的竞争日趋激烈,美国、欧盟、日本凭借其油气为主的能源结构,以及部分领先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积极推行低碳经济。出于国家战略利益和能源安全考虑,我国必须加快培育和发展具有核心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技术和产业,赢得发展的主动权。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核心就在于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包括五个方面:一要安全绿色高效开采,控制开发量,提高科学产能的比例;二要分级分质对口利用,全面洗选确定洁配度的准入标准;三要加大高效洁净燃煤发电和煤电节能减排技术的利用推广,改造工业窑炉,提高燃煤的效率;四要突破技术瓶颈,减少水耗和排放,降低成本,有序布局,适度发展现代煤化工;五要发展稀缺煤的二次开发技术,特别是炼钢煤,要重视高硫煤、高灰煤,低节煤的利用,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

 

    面向未来,清洁高效利用是煤炭行业的唯一出路。因此必须加快推进煤炭产业发展由资金和资源推动,向以技术创新驱动为主的方式转变,必须大幅度降低单位煤炭消费的污染物排放强度,加强碳捕集、利用和封存(CCUS)技术以及其他污染控制技术的开发应用。在环境污染严重、碳排放压力巨大、石油对外依存度高的客观条件下,煤基多联产技术为煤炭高效、清洁、低碳及多用途利用提供了重要途径,应作为我国煤炭利用的重点发展方向。

 

    目前中国合成氨、甲醇、电石和焦炭产量均居世界首位,对世界煤化工产业、技术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根据对各类煤化工产品进行全生命周期的分析发现,生产流程较长的产品的资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相对高一些,但同时经济性也相对好一些。预计到2020年,现代煤化工占煤化工耗煤比例将由目前的4%提高到30%。在燃煤发电领域,我国超超临界机组等技术已达世界最高水平,但整体上还需进一步优化火电结构。其中,高参数、大型化是提高燃煤供电效率的有效途径,我们应根据国情和煤种特色,因地制宜、统筹协调发展各类先进技术。

 

    未来如何,取决于我们现在做什么。付出和回报虽然不一定完全成正比,但是如果不行动的话,就不能期冀得到美好的结果。

 

  

\